撕毁《巴黎协定》,半个硅谷跟特朗普翻脸了


今天凌晨,当所有人都毫无准备的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又一次“大动作”在白宫前的草坪上宣布,美国将正式退出此前签署的关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的《巴黎协定》。你知道,这个协议是奥巴马和中国在去年9月签署的。到现在才半年多。

特朗普的理由当然也很好这个协议对美国不公平。具体来说,《巴黎协定》要求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将直接影响美国煤炭、石油等行业的发展。他希望重新谈判并为美国制定更有利的规则。

消息一传出,硅谷不到一半的技术圈又被炸飞了。

心碎的硅谷科技界

在正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前,雷Feng.com注意到许多硅谷科技巨头实际上有“预感”。特朗普昨天宣布新闻发布会时间后,特斯拉和SpaceX 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我不知道《巴黎协定》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我会尽最大努力向美国总统或白宫以及委员会的其他人提出建议。

网民在推特上继续问,如果特朗普真的推出《巴黎协定》,他自己有什么计划?埃隆马斯克回答说:“那我别无选择,只能离开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

事实上,埃隆马斯克也这么做了。今天,他只在推特上做了一个简短的回复:“我要退出总统委员会。气候变暖是存在的,这次离开《巴黎协定》对美国和世界都没有好处。”

还有一个科技巨头想在最后一刻改变特朗普的想法,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雷锋发现库克在5月31日,即撤军协议的前一天给白宫打了电话,希望说服特朗普不要这么做。

噩梦成真后,库克还在一封简短的公司内部信件中重申了自己和一些最重要的声明如下:

气候变化是真实的,我们都有责任与之斗争。我可以再次向你保证,今天发生的事情不会减少苹果在环境保护方面的努力。

.我们一直肩负着让世界变得比我们来之前更美好的使命。我们永远不会放弃这个使命,因为我们的后代如何生存取决于我们。

雷锋注意到,除了个人意见之外,包括谷歌、英特尔、微软、奥多比、苹果等25家科技公司也非常热切。他们昨天还集体签名与特朗普通话。它还列出了保持在《巴黎协定》范围内的三个主要原因:

1。在相应的政策上与其他发达国家或发展中国家保持距离,以避免对美国企业的不公平竞争;

2。在发展清洁能源和完成《巴黎协定》的过程中,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市场和发展。

3。保护环境还可以降低自然灾害的风险,从而降低商业风险。

Salesforce CEO贝尼奥夫和微软总裁史密斯也在新闻今天正式发布后立即发表声明。虽然具体措辞不同,但总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很失望,但我们今后将在环境保护方面投入更多。

这也成为了其他数字技术巨头领导者的标准模板,比如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帅:对今天的决定感到失望,谷歌将继续为所有人建设一个更清洁、更繁荣的未来。

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我很失望,因为气候变化就在眼前。工业现在应该改变,独立于政府。

迪斯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由于《巴黎协定》的退出,我已经辞去了总统委员会的职务。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政府的举措正在逆转,而且非常短视。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我们需要合作。

最后,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这种行为不仅对环境有害,而且对经济和我们后代的未来也有害。至于我们自己的贡献,我们将确保未来每个数据中心都将使用100%的清洁能源。如果我们真的想阻止气候变化,那么我们必须需要国际合作,而且我们必须迅速行动。

如果算上今年早些时候启动的TPP和随后的海关禁令,这是美国科技界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第三次大规模“冲突”。尽管本届美国政府没有直接伤害科技公司本身,但它们在思维和实践上的差异越来越明显,冲突将会继续。

撇开退出协议是否对美国有利不谈,在一个科技主宰国家地位的时代,特朗普在与许多全球科技巨头建立如此艰难的关系后,确实是在“出于常识”玩牌。

退出《巴黎协定》:历史上环保合作的最大前景令人怀疑

随着美国“非同寻常”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是否会继续或取得最终结果受到质疑。事实上,人类已经花了25年多的时间来达到这个《巴黎协定》。

从1992年签署不具约束力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1997年明确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是所有国家的义务,然后是2007年的《京都议定书》,2009年的《巴厘岛路线图》,最后是2015年的《哥本哈根协议》。

《巴黎协定》签署地点

根据协议内容和影响进行划分。您可以说《巴黎协定》是《巴黎协定》的“继承者”,因为它们是唯一两个专门设定参与国目标的协议。

美国“缺席”这两项协议的签署恰恰是因为没有其他原因: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肯定会对美国的经济发展产生很大的限制。

全球二氧化碳浓度测试

这可以从图中看出。根据美国能源部二氧化碳信息分析中心(CD IAC)2010年为联合国收集的数据,虽然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低于中国,居世界第二,但人均排放量非常高,是中国的三倍多,当地石油巨头沙特阿拉伯也位居世界第二。

历届美国总统的回应也是一个参考。在奥巴马之前,克林顿和布什直接表达了他们对《京都议定书》的不满。甚至连美国参议院在1997年以95:0的绝对票数通过,“美国政府不得签署任何有区别对待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的具体目标和时限的条约,因为这将“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损害”。“特朗普在关于脱离接触协议的讲话中还提到了一种“可能性”:重新谈判,为美国创造更好的条件。

然而,这个想法似乎一出口就被拒绝了。同样在今天早些时候,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京都议定书》不能再讨论了。任职时间不长的法国总统马克龙(Macron)更直接地指出:“我将来不会在气候问题上与美国合作。“

唯一的好消息是人们最多只能忍受3年以上。